胡静谈嫁豪门 坦言:不要奢望有人永远养着你_娱乐频道

2017-06-19 11:05

婚后虽然有些减产,但胡静仍保持一年两三部戏的节奏,甚至生完孩子四个月就选择了复出。“如果三四年都不拍戏,就会断了演员的路。”

有了儿子后,胡静夫妇从婆婆那里搬了出来,和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了一起。对于婆婆和先生的体贴与理解,她言语间充满感激。“我自己有儿子,很理解母子之间的那种感情纽带。对她来说这并不容易。有这样真心对你的婆婆,当然要十倍还给她。”她说,只要在吉隆坡,都会陪婆婆去逛街、买衣服,逛珠宝展。

Q:孩子在哭,电话在响,门铃也在响,水龙头流着水,你会先做哪件事?

不要奢望永远有人养你

这也让骨子里“很爷们儿”的胡静,找到了与高小琴的共同点:“就是都特别讨厌拖泥带水,做任何决定都很快,不后悔。”

A:三年前有个小聚会,在北京的一些同学们都来了。小范围的经常聚,我跟曾黎、梅婷聚得多。

“家庭主妇的最大职能是必须在家里唠叨,不唠叨家就没规矩,就得造反。”老公和儿子在床上吃东西看电视,她要说。“我也不懂我老公怎么那么喜欢跟儿子一起吃零食。我只要一回家,就能看到两人对着电视,一人拿一包薯片,吃得满床都是。每次看到就火。最后他俩见着我就把薯片藏起来。”

在对儿子的教育上,胡静也是事事操心,比如吃饭吃太少,吃得慢,到楼下玩的时间太长。虽然儿子一做错事,胡静夫妇都会管,但相对来讲,胡静会更严格。她有些吃醋地说:“我儿子跟我拍照表情永远很单一,非得我逗他,他跟他爸一拍照各种表情都有。”

刚嫁过去时,胡静充分感受到了马来西亚的慵懒。“下午3点钟就是happy hour,喝啤酒一直能喝到晚上吃饭,晚饭后接着喝威士忌、红酒。我觉得哇,太美好。”

作为儿媳妇和女儿,胡静很孝顺。作为妻子和母亲,她却有着“威严感”。她管儿子叫“牛魔王”,因为属牛。管老公叫“二师兄”,因为姓朱。称自己是“师父”,因为“唐僧喜欢碎碎念”,而且家里的事儿都是她管。胡静把职能分得清清楚楚——在马来西亚我就是个家庭主妇,在中国才是演员。

“嫁给一个男人就等于是嫁给了他的家庭,也意味着你要跟婆婆和家里人相处。没必要把自己装成另外一个人来刻意讨好,最好的方式就是真心待人。”她形容自己并不是个会来事儿的人。

就在那个晚上,她第一次体会到表演的魅力——经历凡俗人世间里,经历不到的多姿多彩。这是演员的幸福。“所以夏天拍古装戏,冬天拍下水戏,这是你的幸福。好或不好,都要爱它的一切。”胡静说。

我和高小琴一样,从不拖泥带水

而面对新京报记者,她也毫不避讳学习舞蹈时,“梦想成为杨丽萍”的饿其体肤;考入中戏后解放天性,红着脸跟同学们表演拉屎;以及太喜欢演戏,即使嫁人生子,也要平衡事业与家庭。她说,“从小到大,每一个决定我都不曾后悔。”

我只是嫁给了喜欢的人

但那个时候,胡静的梦想却不是当演员,而是熬完这四年,存够钱开花店。“那时都是写信。我觉得自己文笔还不错,就想大学毕业后开个花店,还能帮别人代写情书,生意一定特好。”

可时间长了,她那颗闲不住的心又开始想往外冲。“每一天都这么放松就有点无聊了,人就是这样,总是想要自己得不到的东西。”她抵挡不住演戏的乐趣,非要一头扎进去。

“有富豪老公宠、帅气儿子黏”,网友都说胡静是“人生赢家”。但作为一个典型的天蝎座,她却在这样的完美状态中,有种不安全感。“不要奢望有人永远养着你,我也不需要人养。依赖别人,始终是个问号。”

有空就陪婆婆逛街购物

原标题:不要奢望有人永远养着你,我也不需要人养

虽然那个时候婆婆希望她留在家里,但最终还是选择支持她的决定。“我婆婆是个白手起家的女强人,她很理解人都要有自己的追求。她很有分寸,我很尊重她。”

她很清楚,没有人可以保证永恒,最重要是活在当下。“夫妻总会遇到柴米油盐的问题,其实都是小事。但如果你每次看到的都是缺点,那这个人所有的东西都会慢慢变得不再美好。所以,每次我都会想到老公对我的好。因为他年纪比我大一点,我相信他更懂得相守不易。”

问答

跟梅婷聊得比较多的是孩子的事,交流育儿经。曾黎没结婚也没孩子,还是聊上学时候的事。

2008年,胡静嫁给了相恋三年的马来西亚富商朱兆祥。先生是马来西亚“孝恩集团”的大公子,家族产业涉足多个领域。从此,“嫁入豪门”“阔太”成了胡静挥之不去的两个标签。

这样一眼就能看到头的日子,让胡静想改行。“很巧,一个女朋友在中戏进修,她说,你长得那么好看,要不去中戏试试?我说,我又没学过唱戏试什么啊。她说,你太土了,中戏现在可热了,念完书出来都拍戏呢。”

家庭主妇

虽然后期有专业戏曲演员配音,但开口闭口的声音长度,都需要胡静保持跟原声一致。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,“进组一个月之前我就开始练了。谁想到拍这场戏时,我和陆毅却忍不住地一直笑场。眼神就不能接触,一看就笑。笑了七八场之后,才找到感觉。”

Q:传言你和你老公的媒人是吴彦祖?

班主任常丽却对她很有信心。“她觉得我特别好,可我却觉得自己没什么基础,白纸一张。”

Q:皮肤状态这么好,你平时是如何保养的?

A:我特别喜欢吃,周围的人都知道,而且一定要吃米饭,吃饭和肉才能饱。我也不太喜欢吃水果,更不喜欢吃蔬菜。所以不拍戏的时候,保证每天两个到两个半小时的瑜伽。有个懒人办法,就是把五种果蔬,苹果、甜椒、西芹、黄瓜、橙子混合成果汁,就喝这个。

大四演毕业大戏《费加罗的婚礼》,胡静扮演女主角苏珊娜,幕布落下那一刻,她跟同学们在台上哭得稀里哗啦。“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到舞台上,也不知道以后要面对什么样的困难。”

独闯北京

梦想成为下一个杨丽萍

小时候的胡静,从没想过自己长大后的样子。上小学时,她希望成为一名作家。

剧中,胡静与陆毅

集体表演拉屎解放天性

《人民的名义》

很多人对“豪门生活”都有着好奇,“可能我演的年代戏太多,在我的概念里,豪门都是规矩很多,恨不得儿媳妇跪着给婆婆端洗脚水。但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。”

婆媳相处

Q:演员、妈妈和妻子,哪个角色比较难?

Q:最想演什么类型的角色?

也正因此,她没有因为结婚而放弃自己的事业。“一个爱你的男人,会给你时间和空间让你去做你喜欢的事情。”

A:我一直想演警察。《重案六组》那种,好酷啊,有打戏有推理的,还能玩枪。文艺片中的那种杀人犯我也想尝试,作为单纯的演员很被动,可能接不到真的想去演的角色,这一切都要看机缘。等吧。好本子越来越少,也可能是我跟现在的审美有脱节(笑),也许是好故事太少,所以IP炒得这么热吧。

A:先接电话说等一下,然后去开门。把水关掉,再哄孩子。(揭晓答案:孩子——家庭;水龙头——金钱;开门——爱人;电话——朋友)原来最不重要的是家庭(大笑),挺有意思的。

“第一年上表演课,我们班大概20个人,每个人都要站在大家面前表述自己,我的脸涨得跟番茄一样,手和腿都在抖,好害怕、好紧张。对一个演员来说,如果不能放松还怎么去演戏?”

“误入”中戏

而挑战女强人角色,胡静也有自己的秘诀。“确定要出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开始观察老公、婆婆的一些朋友,尤其是出席一些活动和宴会时,看他们怎么和政府工作人员对话。其实我的感受是,女强人并不是男人婆,她们骨子里是很有韧性的,不管受到什么打击都可以爬起来,但外表可能很女性化。”

A:传言就是传言,认识先生的媒人真不是吴彦祖。2005年我去香港拍电影《千杯不醉》,在北京朋友的一个饭局上认识他的。他的朋友是我朋友的朋友,一个香港女孩。他让我有安心的感觉,我是经常会有不安全感,所以我们恋爱的三年,就是一个考验期。包括结婚之前,我俩单独去旅行,去马尔代夫的一个岛待了十天,旅游对一段感情来说是特别好的考验。那十天两个人挺开心的,有问题也都可以面对,经过那次旅游之后,我就说好,我们可以结婚了。

A:妈妈。生孩子不难,养孩子太难,真的,孩子都是人精。你天天要跟他斗智斗勇,要成为他的朋友、姐姐、妈妈,教育他、引导他,还要当他最贴心的伙伴,跟他说最贴心的话。

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自开播起,就成为观众热议的话题,而胡静扮演的“山水集团总裁”高小琴,也凭借美艳外表和深沉城府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剧中这位女富豪身份神秘,被网友戏称“扰乱达康书记的GDP,搅浑侯亮平的反贪局”。戏外,她与马来西亚富商朱兆祥的婚姻,为她贴上了“嫁入豪门”和“阔太太”的标签。但实际上,这个11岁就独自来北京学舞蹈的云南姑娘,颇有自己的处世哲学。

害羞腼腆的胡静硬着头皮去考了中戏,谁知“就这么误入了歧途。”没人料到多年以后,中央戏剧学院96级表演系成为了著名的“明星班”,章子怡、秦海璐、刘烨、梅婷、曾黎、袁泉和胡静……纷纷走到了台前。

胡静说,出演高小琴,最大的挑战不是跟老戏骨们飙戏,而是化身“阿庆嫂”唱一段经典样板戏《沙家浜》里的《智斗》。

对于“豪门”一说,她几乎在每一次采访时都要解释。“我真的不觉得自己嫁了豪门。以金钱来衡量的话,可能中国的有钱人更多。我只是嫁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,也没有参与他的家族事务。投资经营需要天分,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商业头脑,不会勉力而为。”

不想在同学们面前被打击自尊心,在刚刚开始有桑拿的1992年,胡静跟小伙伴们排队去医务室“蒸桑拿”,只因为能把体内的水分蒸出来。

“那个时候教室门口就放个秤。你每天几斤几两,老师都会记下来,绝对不能多一两。冬天大家都穿着薄薄的体操服,合格的人才能进教室,不合格的人只能站在外面冻着。”对于一些管不住嘴的同学,老师还会“损上几句”。

嫁入豪门

胡静《人民的名义》剧照

Q:现在还会经常和大学同学们聚会吗?

11岁那年,胡静跟几个同龄的小伙伴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(现中央民族大学)的舞蹈系附中,便从云南跑到了北京。青春年少的发育期,精神和肉体都经过双重严苛残酷的管理,如今回忆起来,她调侃总会想起那句古话: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饿其体肤、空乏其身。

说起这段“难以启齿”的尴尬经历,胡静哈哈大笑:“就是一层层把你的顾虑、架子全都剥光,后来觉得其实也没啥。”等到大一上半学期结束,再见到当年一起学舞蹈的小伙伴们,对方都很惊讶:“你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天呐,说话口沫横飞的。”

她回忆中戏出了名的魔鬼课程“解放天性”,上了这堂课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“演动物都是小问题,我们男男女女围一圈,集体表演拉屎。还要演出便秘、拉稀、拉得很顺畅,各种表演的细节都要演到。你就是脸红成苹果,也要表演完。”

“练舞蹈教会我的最重要一点就是意志力。”胡静说:“当你觉得最苦最苦的时候,你会让自己再撑一下,撑过去了就没事了。”她心里很清楚,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杨丽萍。“偏偏我的理想就是成为杨丽萍,这就有点悲催了。我们那么辛苦地学,换来的就是站在歌星背后的几分钟,抑或是100多号人的集体舞,哪里有机会独立展现。”